【短篇故事】七彩烏鴉

      

      晚安,各位看官,不知您們今天過得好嗎?疲憊的一天過後,是否會期待明天的早晨呢?在漫長的夜裡,不妨放鬆身子,跟著說書人,作個不切實際的白日夢吧!

 

      很久以前,在一個小村莊中,住著一個貧窮的小男孩,小男孩每天早晨,都會去森林裡挑水,對他來說,忙碌的生活裡,挑水可說是他最悠閒的時光呢!

      一天,小男孩踏著輕快的腳步,穿梭在森林之間,他哼著小調,爬上了小山丘,坐在山丘上唯一的大樹下,眺望著廣闊的遠方,小男孩為此感嘆著自己的渺小。

      “嘎呀~”

      一聲鳴叫,嚇得小男孩跳了起來,他抬頭向大樹望去,發現有隻七彩烏鴉正在修整牠的羽毛。

      小男孩目不轉睛地想著,這隻七彩繽紛的烏鴉究竟是從何處來的呢?

       “嘎呀~你,很好奇我從哪裡來的嗎?”

      小男孩嚇了一跳,跌坐到了地上,只見烏鴉緩緩拍著翅膀,落在小男孩的身上,輕輕啄著小男孩乾草般的舊衣裳。

      “比起會說話的烏鴉,更加在意我身上的顏色嗎?你能分些麵包屑給我嗎?”

      看著懷中的乾麵包,小男孩折了半邊說:「對不起,漂亮的鳥兒,能給的就這麼多了。」

      烏鴉將麵包叼去,細細地品嘗著,絲毫沒發覺小男孩望著他暗暗嘆息。

      「漂亮的鳥兒,你是從何處來的呢?外面的世界是不適很廣闊呢?可惜我這一輩子不可能知道了」

      七彩的烏鴉歪著頭看著小男孩,疑惑的問:

       “你不喜歡現在的生活嗎?”

      小男孩沮喪地道:「我覺得我這一生都將被貧窮綁住,就這樣過著無趣又不斷重複的日子,要是能成為富有人家的孩子,那該有多好?」

       “嘎~為此付出你所擁有的,你也願意嗎?”

      小男孩淡淡地一笑,貧窮的他,還有甚麼能失去的嗎?

      “回去吧!你的願望實現了,你將失去的是「身分」”

      七彩烏鴉說罷,便朝遠方飛去,消失在遙遠的晨曦中。

      小男孩帶著疑惑,挑著水回家;在離家不遠處,小男孩看見自己的父母正在和一位身著奢華的侍者說話。男孩低頭快步走向父母身旁,母親見小男孩回來,為他取下了水桶,擦著小男孩的臉頰,交代了幾句後,便催促著他上了馬車;小男孩雖感疑惑,但在離開之際,看見父親手中的一袋金幣,小男孩明白了一切,跟著馬車離開了。

      小男孩伸出頭看著離開的村莊,眼眶的淚水使他看不清了村莊及父母,連他也不清楚這份悸動,是來自於悲傷或是願望實現的感動,也或者是兩者都有吧。

 

=====

 

      過了許多年,小男孩長大了,成為一個有為的青年,自從被貴族收為養子後,這些年一直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,雖然在學習貴族的禮儀時,吃盡了苦頭,但是年輕人還是享受著這種生活。

某天,年輕人隨著父親出外行商,途中在小村暫作休息,老人給了年輕人一袋金幣,希望他在出生的故鄉走走。

      年輕人沿著熟悉的街道,一步步回憶著過往,但儘管如此的熟稔,自己生長的地方卻已變得陌生;年輕人暗自想著,或許他們拿了那袋金幣,跑去哪裡過了好生活了吧 !有可能在城市裡開了間小店,也許還能在路上遇到他們呢!

      穿過森林,沿著小溪爬上了山丘,年輕人隨手把金幣一扔,便靠在大樹旁,呆呆地看著遠方,好在今天的天氣不錯,能一覽小村莊全貌;儘管過了好長一段時間,小村依舊像從前那樣安靜祥和,年輕人為此而感慨。

      “你對現在的生活不滿嗎?”

      突如其來的聲音,嚇得年輕人跌坐在地,抬頭望向茂密的枝葉間,正停著一隻五彩繽紛的烏鴉。

      年輕人小心翼翼的問:「請問,您是以前那隻高貴美麗的烏鴉嗎?」

      雖然烏鴉有著五顏六色的美麗身姿,但似乎沒有以前那麼鮮豔。

      烏鴉望著前方的果實,答非所問地道。

      “你脫離了貧窮,擁有了財富,甚至以後將會有個風光的未來。這樣不是很好嗎?”

      年輕人低著頭,沮喪地說:「的確,被伯爵收養那天後,我擁有以往不敢奢求的待遇,甚至將會成為伯爵的繼承人,但是我真的能擁有這些嗎 ?」

      “你渴望富足,擁有了富足,卻仍認為有所不足嗎?”

      年輕人起身,沿著大樹繞著圈子,感慨地說:「是的,我擁有了很多,但也因為擁有了這些,人們才靠近了我,在他們的笑臉下,就像是深不見底的洞漥,我無法踹摩他們的想法,也看不清他人的本質,為此我感到十分恐懼。」

      烏鴉啄下了果實,烏溜的眼珠轉著。

      “那你想要甚麼?為此付出也可以嗎?”

      「如果能消除我的恐懼,什麼都可以。」年輕人像是早預料般,迅速答應。

      烏鴉張開了翅膀,頓時狂風大起,而後卻又嘎然而止。

       “嘎~嘎,你的願望實現了,失去的將是你的「良知」。”

      縱然能聽見烏鴉的耳語,年輕人卻找不著烏鴉的蹤影了。

      說也奇怪,在此之後,年輕人不知為何,總能聽到他人心裡所想的事情;起初年輕人感到了驚恐,但漸漸地,年輕人習慣了,開始懂得分辨他人話語隱藏的含意,也因此總是能在領先他人一步,預防壞事發生。

 

=====

 

      過了幾年,當初收養年輕人的貴族黯然過世,年輕人因此繼承了龐大的遺產,運用著自己的能力,在商場取得了莫大的成功,也迎娶了地方上貴族最漂亮的女兒,這些成就,讓他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,甚至得到了國王的肯定。

      又過了幾年,經過各種歷練,年輕人可說是成為了一個沉穩中年人了,在如此美好的人生裡,或許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吧 !真的嗎?

      這天中年人再次出現在了山丘上,此時烏鴉早已在那兒等著他,中年人看著三色烏鴉叼著小石頭一蹦一跳的到了大樹旁,把收集到的小石頭一顆顆排整齊。

      中年人忍不住打斷:「你似乎沒有以前那麼鮮豔了。」

      三色烏鴉轉頭,看著中年人高興地叫著:

      “嘎咖,等你好一陣子了!好久不見,恩?是不是還少了點什麼。”

      接著牠又低著頭看著地上的小石子沉思。

      “這是我們第幾次見面啦?我可是一直都是這副模樣喔,嘎。"

      直到今日,他依舊無法明白烏鴉的想法,中年人打趣地說:「你看起來挺高興的嘛。」

      “你看起來挺不高興地嘛,嘻嘻。”

      面對三色烏鴉的嘲諷,讓中年人很不是滋味,中年人不悅的問:「那你該知道我今天來的目的吧?」

      三色烏鴉沒有答應,反而左顧右盼的尋找些什麼,接著又看向了中年人,驚呼地說:

      “對了,就是那個!可以把那塊鑲著寶石的別針送給我嗎?”

      中年人聽了,立即扯下別在胸前的別針,但他並沒有交給烏鴉,而烏鴉則是用著期盼的眼神看著中年人。

      中年人低沉的說:「你想要這個,是嗎?可以給你,但是你得先解決我的問題。」

      烏鴉聽了,沮喪地的把頭低了下來,一臉無辜地說:

       “好吧,我並不認為能幫你甚麼?”

      「我想要知識,我想要能了解所有事物的知識!」

      三色烏鴉聽完,露一抹微笑,輕快飛到一旁的樹上,用著烏溜的眼睛盯著,讓中年人感到十分不快。

      “你有了名聲,有了財富,家庭美滿,也有極高的地位,為什麼還想要知識?”

      中年人不耐煩的說:「這不重要,你只要跟我說,我要付出什麼代價就行了!」

      三色烏鴉”嘎”了一聲,不可思議的倒掛在樹枝上,歪著頭癡癡地笑。

      “看來你並沒有像外表那麼沉穩嘛,你認為只要付出代價,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嗎?不覺得這個想法很有趣嗎?”

      中年人感到一股異樣,不安地問:「你、你想說甚麼?」

      三色烏鴉放開了一隻爪子,放鬆身子懸掛在樹枝上,以單爪為軸旋轉著,雖然不可思議,但他的確是在旋轉,中年人不禁咋舌,烏鴉開心的說著。

      “你呀!你呀!不是看過了很多了嗎?許許多多的人在你這邊付出了,但他們也沒有得到回報不是嗎?”

      中年人冷冷地說:「這是他們自己的能力不夠。」

      “沒有能力,就該認命,就該過著貧窮且痛苦的生活;回答很好,請掌聲鼓勵!”

      突然四周響起了一陣掌聲,中年人才發覺自己竟然身在歌劇的舞台上,早已不在當初的山丘上,烏鴉提著扯線木偶出現,用愉快又彆腳的口吻,扯著木偶。

      木偶半跪著說:”喔,提斯特大人,不知道這樁交易,您是否滿意呢?”

      另一隻三色烏鴉突然跳了出來,扯著另一隻提線木偶:”我是提斯特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,愚昧的傢伙,看我怎麼整治你,阿、這可不能讓他聽到,要小聲,小聲。”

      突然場下又傳出了一陣歡笑聲,接著提出交易的木偶就像斷了線,散落的倒在舞台上;而另一邊名為提斯特的人偶,反而穿上了更華麗的衣服。

      接著燈光暗了下來,中年人聽到了稀稀疏疏的聲音,途中還有像是被絆倒的驚呼聲,中年人感到不安;此時燈光又亮了起來,場景卻與剛剛完全不同,並多了一男一女的人偶。

      中年人忍不住地大喊:「你到底想做甚麼?」

      三色烏鴉突然從後面跳了出來,把中年人壓倒在地後,又往前末入黑暗中,中年人還來不及從訝異回復過來,下一部戲又開始了。

      “喔,我親愛的瑪麗莎,妳確定要那麼做嗎?”男人模樣的木偶,用著老人的聲音詢問著。

      “父親大人,我別無選擇,如果我不去的話,所有人都會遭殃。”名為瑪麗莎木偶悲傷的說完,便走向提斯特的木偶旁,只留下了老人的木偶摀著臉跪倒在地上哭泣。

      木偶瑪麗莎倚靠在提斯特木偶旁,懇求著提斯特:”如今為了家族,我答應您的追求,嫁給您,作為您的妻子,還希望您能放過我的家族。”

      木偶提斯特抱著瑪麗莎,用輕柔聲音安慰:”放心吧,以後我也是家族的一份子,會好好照料的。”

      接著燈光閃爍了一下,場景切換為商館的辦公處,木偶提斯特背對著桌子,對著助手木偶說:”這季的營收似乎沒以前那麼好了,或許我們該和玻斯特家族切斷關係了。”

      木偶助手恭敬地說:”主人,雖然這季收穫並沒以前那麼好,可我們終究還是領先其他商館一大截;恕我直言,玻斯特家族畢竟是您的親家,難免會有人說不是。”

        “做生意要就觀察入微,明知有毒瘤還不懂得去除,遲早有一天會被拖垮;別人說什麼,我不管,玻斯特之後會怎樣,我也沒興趣知道,我只知道,當功成名就在你身旁,世人都會覺得這個決定是明智的。”木偶提斯特激動的說著,由於太過激動,三色烏鴉險些從後台跌了下來。

        “是的,主人一切依您吩咐。”木偶助手便鞠躬退下。

      接著燈光便聚焦在門口的木偶瑪麗莎,木偶瑪麗莎此時正絕望的坐在地上哭泣。

      “喔~”台下發出了一陣陣的嘆息,中年人跳了起來,四處尋找著烏鴉,低吼著:「不,不對,根本沒發生這些事。」

      “但是你都知道的不是嗎?嘻嘻。”

      三色烏鴉站在中年人的頭上啄著他的頭髮,中年人一陣慌亂,急忙地揮趕:「胡說八道!會發生這些只因為他們自己沒有能力。」   

      燈光一換,下一幕接著開始,頭帶皇冠的木偶,拿著權杖對著半跪的木偶提斯特說:”提斯特總管,您的交易館遍及各國的角落,如今可說是掌握了各國的貿易,而為了預防敵國發展,我必須搶先一步,命您成為我國的男爵,為了我國而效力。”

      “喔,親愛的國王,感謝您的厚愛,我很樂意成為您的男爵,並獲得男爵才有的各項權力,使我的商館更加蓬勃發展,此後必鞠躬盡瘁的為您效勞。”木偶提斯特恭敬的說著與此不符的話語。

      場下突然爆出了掌聲,各種吆喝歡呼聲,像是在祝賀提斯特的殊榮,然而中年人卻感到了頭疼,摀著頭痛苦的呻吟:「夠、夠了,快……住嘴,快住嘴!」

      頓時四周暗了下來,沒有了燈光,沒有了木偶,沒有了掌聲,一片漆黑。

      中年人痛苦的摀著頭倒在黑暗中,冒著冷汗,一滴滴地滑落,瞇著眼看見了前方的曙光,中年人勉強站起,緩慢的拖著身子,一步步走向光亮。

      中年人抵達光亮處,發現原來正是熟悉的小山丘,木偶提斯特正穿著漂亮衣服,半跪在大樹旁,而巧的是他正和中年人一樣摀著頭。

      “可惡,好不容易擁有了這些,我不能失去他們,我的成就、我的財富……”

      三色烏鴉突然跳了出來,毫不避諱的對著木偶提斯特說:

      嘎咖,等你好一陣子了!好久不見,恩?是不是覺得還少了點什麼。

      “對……我不能失去他們,我還想要更多,這些還不夠,我、我要改變,不管多少次……”

      這是我們第幾次見面啦?我可是一直都是這副模樣喔,嘎。

      “我還想要更多,這些還不夠,我還要知道我所不知道……”

      你看起來挺不高興地嘛,嘻嘻。

      “可恨,我還不夠嗎?我必須了解所有事情,但是我還能付出什麼……”

      對了,就是那個!可以把那塊鑲著寶石的別針送給我嗎?

      “財富嗎?地位嗎?名聲嗎?無論哪一個我都不願意失去。”

      好吧,我並不認為能幫你甚麼?

      “我想要知識,我想要能了解所有事物的知識!”

      你有了名聲,有了財富,家庭美滿,也有極高的地位,為什麼還想要知識?

      「這不重要,你只要跟我說,我要付出什麼代價就行了!」中年人抱著頭痛苦地大喊。

      三色烏鴉,將視線轉向了中年人,露出了微笑,令人不舒服微笑。

      你的願望達成了,你失去的是你的「慾望」。

      中年人抓狂般的隨處亂撞,一瞬間,理智像是斷線的風箏般,使中年人失去了知覺,就這樣倒了下來,融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

=====

 

      中年人再次醒來時,發覺正倚靠在山丘上大樹旁,而一切就像沒發生過似的,可是中年人知道這並不是夢,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胸針,正整齊的和小石子併排成一條直線。

      回到了家,中年人便開始著手工作,對發生的一切不以為然;如一往的生活,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中年人發覺了,自己似乎有些不一樣,他熟練製造以往不曾碰過的機械、治好了王國無藥可醫的絕症、繪製精密且詳細的地圖……,中年人似乎已經成為了上通天裡,下知地理的智者了;然而中年人對此並無任何喜悅,更準確地說,他對獲得無所不曉的知識這件事,並沒有感觸;因為知道了過去、知道了未來、知道了所有事,所以他不會像以往獲得什麼感到興奮,也不會因為甚麼而煩惱,更不會想要甚麼而期待羨慕,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;漸漸的,他覺得甚麼都無所謂了,就像他的結局一樣。

      這些年來,老人一直留在小鎮中,對大家來說,他是一個博學多聞的老者,但是卻沒有人知道老人在想甚麼;老人無所慾求的幫助求助於他的人,對老人來說,就像是吃飯般的需求,沒有任何對錯,只是應該做而做。

      這天,老人知道自己的壽命已到了盡頭,他坐在床上,默默地等待生命結束的一刻。此時,一道黑影掠過,遮擋住溢灑進來的朝陽,老人轉頭望向窗外,平淡的說:「你似乎沒有以前鮮豔了。」

      漆黑的烏鴉正站在窗頭,修整自己的羽毛。

      “會嗎?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喔?不覺得這才是烏鴉該有的樣子嗎?”

      老人想了一會,低下頭說:「你說的對,烏鴉原本就該是黑色,不過有趣的事,儘管我擁有一切的知識,我還是不知道你是甚麼。」

      “喔?你還會覺得有趣呀?”

      老人看向烏鴉,平穩的說:「不,我並不感興趣,無論你從哪裡來,為何而來,一切都無所謂,現在我只想靜靜的等待結束。」

      烏鴉伸展細長的腰,緩慢的打了個哈欠,接著看向老人。

      “你的故事快要結束了呢,還有甚麼話想說嗎?”

      老人想了想,抬頭望著明燦天空說:「這世上有著許許多多的事情,有些事是綜所皆知的,有些事是不為人知的,一昧的追求,最終只會伴隨空虛;我無法判斷這一生的對與錯,但肯定的是,我持續的再往前走,一路上我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們,體會了每一種的感悟,在這片大地上延續了新嫩的樹苗;可即便我走了那麼遠、擁有了這些多,我卻不認為,這條路值得人們去嘗試;我所追求的到底是甚麼?或許只是挑著水在森林哼著歌的那種輕快吧。」

      烏鴉輕躍到老人身上,笑著看著他。

      “可惜這個願望不會實現呢。”

      老人笑著說:「是阿,這個願望永遠不會實現呢。」老人發覺,自己突然有了許久不曾出現的喜悅。

      撫摸著烏鴉,閉上眼睛露出和藹的笑容,靜靜的享受最後的時光。

      小男孩醒來,發覺自己還在出身的貧窮家庭裡,窗外透著明亮著的朝陽,小男孩愉快的拿起水桶,準備去森林挑水,對他來說,比起擁有了許許多多的人家,還是能夠期待著隔天喜悅的自己更好,小男孩哼著小調進了森林去。

      一些日子過去了,小男孩再次來到了小山丘上,但是這次他再也找不到了七彩烏鴉。

 

=====

-七彩烏鴉-

=====

 

      “為什麼會這樣,我覺得這說不通”,很多時候並沒有甚麼道理,有的只是個人感知的不同;故事就到了這裡謝幕了,沒看見的事情,不代表沒發生過,無法理解的事情,不代表不會發生。 人們總是會追求自己所嚮往,但是真的是他們所想的嗎?因為對自己的不瞭解,而產生追求;因為對自己瞭解,所以感到不足;或許人們總是會把擁有的東西,視為理所當然;而得不到的東西,卻會看得如此重要吧!不知道各位看官們,對於每個人所認為的代價,想到會是甚麼呢? 祝各位看官的願望美滿達成,期待下次再會,See you next illusion.

 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